熱血BMX:路難依然踩下去
熱門文章
熱血BMX:路難依然踩下去
2531
已關閉的國際賽道坑洞處處,有如月球表面。
旁邊的細場適合初學者使用,通常留給康文署舉辦興趣班使用。聯會如何使用經費?經營方法可以如何改進?都是有待解答的問題。
Duncan 學習小輪車已經兩年,他希望將來有機會代表香港參加國際比賽。
郭澄學習小輪車已經六年,是隊中最有經驗的車手之一。
圖左是媽媽單慧嫻,圖右是女兒郭澄。

單車界盛事「場地單車世界錦標賽」4 月 12 日開鑼,是奧運會後最高級別的世界級賽事。當大家期待「牛下車神」李慧詩再次上場比賽,一睹其風彩,香港卻有另一班小車手,因為練習場地日久失修,快要「被放棄」單車這項運動。

你還記得小輪車嗎?

如大家還有印象,2005 年的單車界曾經出現另一個風雲人物──王史提芬 Stephen Wong。於2005年第十屆全國運動會上,他在小輪車項目為香港取得第一個金牌。政府在 2009 年舉辦東亞運的時候,由香港賽馬會撥捐2200萬港元,環保署與中國香港單車聯會簽訂21年租約,於葵涌醉酒灣興建「香港賽馬會國際小輪車場」,作為香港小輪車代表隊的訓練基地。

場地本應單車聯會自負盈虧管理,可是開放以來一直欠缺定期維修。八年之後,賽道今日有如月球表面,坑洞處處,不少坑洞比籃球更大。2016 年 10 月,一名九歲男童在練習時,因為跌落坑洞導致左肩胛骨斷裂。單車聯會決定關閉全港唯一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350米長賽道,一眾車手被逼使用旁邊一個只有 60 米長的訓練賽道練習。

飛越月球表面 單車跌落坑洞

看着一群小朋友飛車過山坡,年紀最小的只得四歲,不說不知原來香港還有一個BMX小輪車國際場。場地附近有個火葬場,每隔半個鐘左右就會傳來一陣烘多士般的火化味。單慧嫻笑說:「索一索,舒筋活絡。」她是其中一位熱心家長,與其他家長及車手過去幾年一直爭取維修場地。訪問當日,她帶記者在場地逛了一圈,大部分家長與她十分熟絡,但是有些教練明顯保持距離。「也許因為我是抗爭搞手之一,教練怕與我熟絡會得罪單車聯會。」

從訓練場地的小山丘往國際賽道望去,單慧嫻如數家珍地說着16歲的女兒郭澄在過去六年訓練的點滴。「賽道有幾個特別高的山丘,其中一個名為女子 JUMP,女兒在 14 歲練習時第一次飛躍而過的畫面,我依然記得。」眼看女兒郭澄在過去六年付出的心血將要付諸流水,單慧嫻一直為此事奔走。「我寫過信去康文署,可是署方回應表示在此事上沒有角色。」民政事務局的回覆,只是表示知悉情況,並無任何實質行動幫忙。「既然單車聯會管理不善,政府應該收回經營權管理,就像將軍澳單車館由康文署管理一樣。」

家長變身維修工人舖賽道

一群運動員及家長曾於 2014 及 2015 年義務為賽道除草及維修,單慧嫻解釋維修工作時頭頭是道,為何只能使用膠水配泥土,為何不能使用澀青,還有應該如何保養等問題,不知道還以為她是專家。「之前聯會因為維修資金不足,提出以較便宜的澀青重舖賽道。可是澀青並不是理想物料,不單令車手跌倒時更易受傷,也會令一條國際賽道降級,以後不能舉辦國際賽事,這樣做不是浪費資源嗎?」去年的意外發生之前,家長曾經提出再次義務維修,單車聯會卻因為義務維修人士不受保險保障而拒絕。

又要馬兒好,又要馬兒不吃草

訓練賽道只有60米長,山坡起伏幅度低,不足以讓有經驗的車手進行更高難度的練習。即便如此,郭澄於 2016 年 11 月曾與其他車手往泰國參加公開比賽,運動員來自世界各地,她也成功在女子 15 歲組別獲得第五名。剛過去的3 月,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舉行公聽會,她發言時一度哽咽:「完全不知道自己練習所為何事,繼續下去還有意義嗎?花過許多心機想為單車場出一分力,為什麼每個單位都當我們透明?」

15 歲的 Ian 發言時更直接:「又要馬兒好,又要馬兒不吃草。單車聯會要我們交成績,但又沒有履行維修場地的責任。」11 歲的車手 Duncan 受訪時表示:「我投放了許多時間練習,證明我對這項運動很有誠意。我希望將來有機會代表香港參加國際賽事,為港爭光。」

口號式體育政策:精英化、普及化、盛事化

香港的體育政策一直為人詬病,精英化埋沒了有潛質的運動員,盛事化令熱門運動更熱,冷門運動更冷。缺乏政策及資源下,普及化也是極有難度。香港運動員一直都是靠自己埋頭苦幹,熬出一番成績之後,政府才現身錦上添花。小輪車項目在2009年因為王史提芬而備受重視,八年過後,已淪為康體活動。場地單車賽今日在簇新的單車館進行得如火如荼,八年之後,會否成為小輪車項目的翻版?

延伸閱讀

【大圍踩去觀塘都得?!】https://goo.gl/qDuwYd
【單車原來咁樣踩 你識得幾多?】https://goo.gl/YjIW2i

熱門搜尋
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