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惑Sony Chan跳出性別疆界 我係陳小姐又係陳生
熱門文章
同志及性小眾平權
不惑Sony Chan跳出性別疆界 我係陳小姐又係陳生
15724

在法國當藝人的Sony Chan言辭達譚仔特辣級數,受不了的人會略過,愛的會大呼過癮。

Sony Chan在港土生土長,中文名陳茗倫,1987年隨家人移民法國,從沒忘記出身,廣東話流利過很多偽ABC及新香港人。Sony「紅返家鄉」,是由於她「擔遮扑振英」。年前她把握機會,在當地電視節目與一眾法籍明星,用廣東話高唱「還願你跟我盡情擔遮扑振英」,為香港人吐悶氣,贏得高分貝獎聲,短片在港一夜風行。

01a

拒絕性別定型

及後她製作多條以廣東話教授法文的短片,偶爾論及香港時事。有得笑又有嘢落袋,收了不少粉絲。大家卻開始把焦點放在這位幽默同鄉的性別上。「我無定位,你叫我陳生,我又打招呼;你叫我陳小姐,我又打招呼。以前有人覺得無結婚生仔就唔係真正女人,如果你喺自己身上貼呢啲label,就會有很多掙扎。但見識越多,你畀自己自由越多,會知道做男或者做女,唔止一種方式。」性別多元提倡良久,大家對跨性別人士仍充滿好奇,甚至歧視,反映教育及討論的不足。

你有你猜度,已過不惑之年的她選擇特立獨行,毒舌不饒人。自信讓她如同內置射燈,突出搶眼有態度。這段時間,她回港開騷《熟女心經》,演出集合棟篤笑、教法文、戲劇、另類時裝catwalk等,加場後依然光速爆滿,印證香港擁護者不少。

打扮嫵媚的Sony有個法籍男朋友,從25歲相戀至今,是她的初戀。
打扮嫵媚的Sony有個法籍男朋友,從25歲相戀至今,是她的初戀。
24吋「港姐標準」纖腰靠嚴格節食換來。
24吋「港姐標準」纖腰靠嚴格節食換來。

女人四十仍有無限可能

以往有句貶低女性的封建話「女人四十爛茶渣」,告誡女人年華老去沒市場。她擺出神氣貌,說:「我覺得自己四十二歲都keep得幾好,唔爛茶渣喎。我真係『熟』晒,但講到好「熟」,仍然大癲大肺,心境仲係好青春。」訪問當天,她因還未適應時差沒有睡過,略帶倦容,但膚質的細嫩讓記者羡慕不已。「只要你想靚,你個表情就會靚,用意志力就得,千祈唔好去整容,個個啲雙眼皮一模一樣。」對動刀修容,她嗤之以鼻,但對於美,她誓死用自己的方式捍衛,對維持24吋腰肢的追求,達「控制狂」級數。「我好懶,唔做運動,過咗三十七歲,啲脂肪真係burn唔到,我將食量減剩三分一。」她謂這不是犧牲,因為她喜歡吃的她照樣吃,只減了量。

讓她看來不似四字頭,除了纖腰美肌,更重要是「周身痕唔願停」的行動力。「呢個世代讀完書,眨下眼就三十歲,然後喺社會打滾下,可能到三十八、九歲,先真係做到鍾意嘅事。我仲有好多嘢未做,除咗電台、電視工作,仲想畫漫畫故事。細個放暑假,我可以兩個月每日都畫。」大學時她修讀建築,畢業後曾在則樓工作,如她所料這份工作並不適合自己。「我細細個就發明星夢,我曾經喺香港考過演員訓練班,但無回音。」她2009年出過唱片,名為《Be a star》。對於當明星,她從來不惑。

香港人把法國與浪漫劃上等號,以為法蘭西人對性小眾大多寬容開放。「梗係唔係啦,大家對法國太多幻想,法國都有好保守嘅一面,但我唔太理人點睇我,最後我都係跟自己嗰套。」可以想像她在彼邦必然受過不禮貌對待,當上電台節目主持及演員,路途也九曲十三彎。但她認為做人,只管對自己交代,對難堪事,她從容應對。

%e5%b7%a5%e4%bd%9c%e7%85%a7%ef%bc%91
Sony這個名字源於愛美的她幾歲人仔已希望有個靚簽名,「有個大S,臨尾有個y繞上去」,有個大人告訴她有個品牌叫Sony,她一直沿用。
Sony這個名字源於愛美的她幾歲人仔已希望有個靚簽名,「有個大S,臨尾有個y繞上去」,有個大人告訴她有個品牌叫Sony,她一直沿用。

高官搞笑本領更高

Sony混身幽默感,收放自如;香港高官個個急於噴射式展露諧星細胞、喜劇之王DNA。關心香港政事的時裝精Sony留意到最近有位官員「清裝」打扮異常出位。「佢個髮型又似係襯咗,好犀利,真係唔知佢玩緊第幾重幽默感。勁到我覺得佢係反映緊社會某啲嘢,不過反映咩就唔知啦!」利小姐當日言論有理有節,卻被浮誇古裝蓋過。「法國政界女士通常打扮低調優雅。睇落套衫好普通,留意下會發現質地好好,再睇清楚原來剪裁都好靚。」Sony認為法國人不會把不合場合的服飾放上身。「點都有個譜,有啲嘢係抵佢哋串,法國人嘅品味,係越嗒越有味道。」

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常任秘書長利敏貞早前以中國風奇裝出席記招,被網民笑似技安。(設計圖片)
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常任秘書長利敏貞早前以中國風奇裝出席記招,被網民笑似技安。(設計圖片)

我永遠係香港人

法國有她崇尚的生活品味,不代表她一面倒覺得法蘭西月亮較圓。雖然她法語流利得可以在當地主持電台節目,甚至講棟篤笑,但她心知廣東話才是母語。她對「香港人」身份從來自豪。「我喺香港出世,我就係香港人,你攞咩護照都唔代表啲乜,唔通你覺得我呢個樣係法國人咩?」香港的「熟女」騷上,她把印上Hong Kong字樣的Tee穿在身,強調自己的身份。

她上一次回港已是十一年前,不是不愛這片土地,是由於「移民後遺症」。「我一要執行李、搭飛機就唔開心,因為嗰時細個移民要同親人分開,離鄉別井感覺好慘。所以自從我公公過身,香港無其他親人要探,我就一直喺巴黎發展無返來。」

香港近年「劇變」,一年前後已是兩個世界,更何況是十一年。「身邊人同我講咗好多,我有好差嘅心理準備,我以為會被拖篋碌過,同埋完全無人講廣東話,但我發覺唔係,我覺得這個地方仲係好可愛,好有動力。」

(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)

MPWchannel(@mpw.channel)分享的貼文 張貼

留言
此系列之延伸閱讀
返回系列
同志及性小眾平權
熱門搜尋
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