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】工具 不是人類專利
熱門文章
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
【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】工具 不是人類專利
135

除了人類以外,黑猩猩是最能在牠所處的環境中使用工具的動物。螞蟻通常咬人很痛,黑猩猩很怕牠們會爬到自己的身體上,所以把棍子插在這種螞蟻的行進路線上,再從棍子上抓螞蟻來吃。有的時候,黑猩猩也會把棍子插進在樹周圍築起有若足球大小的螞蟻巢裏。

席間一位小朋友雀躍地問:「黑猩猩還會使用什麼工具?」

面對小孩,她更加專注地聆聽提問,然後咬字清晰地着力地回答。

黑猩猩是有毛的人

「牠們還會使用棍子做武器,或瞄準目標拋擲石頭。對了,黑猩猩會把細枝插入枯木的小洞拔出來聞細枝的末端。如果發現小洞中有幼蟲,就會把洞挖大,把蟲抓出來吃掉,所以牠們也會使用探測工具。」

「那研究上最困難的部分呢?」「哦,就是黑猩猩在迴避我。我一直深信,牠們終有一天會習慣我的存在,問題是,當時國家地理學會只能給我六個月的資助。幸好,我最後趕及完成調查結果,這讓我可以繼續留在崗比。」

黑猩猩會使用工具,是最初期研究的突破性發現,「對我來說,研究結果是頗在預期之內的,但我知道這個發現會帶來重大的迴響。」珍古德說。她的研究方法,跟當時的科學界沿用的方式截然不同。她形容後者是冰冷的,只能躲在實驗室裏,把試管倒來倒去,觀察指數變化,做控制對比實驗,做量化工作;至於她的研究,則會整天跟在黑猩猩後面,鉅細無遺地記錄牠們的一舉一動,還會替每一隻黑猩猩改一個好玩的名字。

好玩的事,未必所有人能同意。「他們說,若用數字為牠們編號,會比給牠們取名字更恰當。」她說。至於記錄中用「孩提時代」和「青少年期」等詞,亦是挪用自形容人類成長階段的詞語,其他人認為應該避免使用,她卻不認同使用這些是研究動物的禁忌詞彙。「我第一次為某家報紙撰寫評論,主編退回了稿件,要求將文中每個he(他)或she(她)改為it(牠),每個關係代名詞who(那個人)改為which(那東西)。我反而塗掉所有被他改過的用詞,更正為我原來的用詞。」

不止這樣,研究結果在英國媒體發表時,大家好像看不到內容,反而看到內容以外的東西。大家都在說:「她只是《國家地理雜誌》的封面女郎,有研究的資助,以及一雙好腿。」她現在回想起來,只帶點幽默愛理不理地說道,「那就由他們怎麼說吧,感謝我的腿!」

一雙腿,成了她從事研究的好工具。

女性作為「弱」者

雖然在男性主導的科學領域開拓了新局面,但她不以女權主義者來標籤自己。她覺得作為女人,身處崗比,反而會有一點優勢。「當時非洲剛剛擺脫可怕的殖民主義,白人男性被視為帶有威脅,但我是一個女人,我『弱』,所以他們總想幫助我。」

科學界曾經宣稱:人類是唯一會製造工具的動物。但假如黑猩猩大衛真能製造工具呢?沒有人相信她的眼睛,最好還是讓野生動物拍攝者Hugo van Lawick去現場做一點記錄。

Hugo van Lawick於1962年首次前往崗比。在那裏,他拍攝了數千張照片和超過65小時錄影片段。紀錄片《Jane》的導演Brett Morgen在當中看到兩人間的親密,並試圖把Hugo van Lawick一些未使用過的鏡頭帶到觀眾眼前。不過,珍古德在紀錄片中談論這位已過世的前夫和他們之間的愛情,表現得點到即止,因為她弄不明白,這些細節對其他人來說有什麼意義。

她和Hugo van Lawick誕下了兒子Grub。1974年,兩人離婚,因為兩人的的頭號熱情都是工作,她想繼續她在崗比進行黑猩猩研究,他則想捕捉塞倫蓋堤地區(Serengeti)的荒野。離婚後兩人仍保持友好的關係。

(部份圖片珍古徳協會(香港)提供)

編輯推薦
留言
此系列之延伸閱讀
返回系列
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
熱門搜尋
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