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封面故事】方逸華不為人知理財智慧 劉詩昆撰文悼念
本地
2017.11.25
2942

上周日是無綫五十周年台慶,亦是創辦人邵逸夫的一百一十歲冥壽,三日後(廿二日),邵逸夫遺孀、人稱「六嬸」的電視廣播有限公司非執行董事方逸華在養和醫院去世,享年八十三歲,據知她患血液病,導致免疫系統出現問題。周四方逸華兩位妹妹在香港殯儀館出現,據知喪禮定於本月廿九及三十日舉行,屆時只讓家人及至親送別方小姐,而無綫將於十二月十二日在將軍澳邵氏影城舉行追思會。方逸華生前好友、國寶級鋼琴家劉詩昆透露,八月跟方小姐最後一次飯敘後,原本相約再見,但一通電話過後卻沒回電,他心知不妙。周三晚證實方小姐離世後,他說:「跟方姐太多回憶往事,我就寫下來了……」

方逸華近年已甚少公開露面,但為免引起各方揣測和洩露病重消息,今年九月舉行的邵逸夫獎頒獎禮晚會,方逸華仍撐住出席,但當晚與特首林鄭月娥拍合照後,方逸華逗留五分鐘即匆匆離場,就連上星期老友國寶級音樂大師劉詩昆,在邵氏片場舉行的《世紀盛宴》音樂會,她也未能出席。

劉詩昆與方逸華八十年代已認識,周三晚證實方逸華離世後,劉詩昆馬上親撰悼文念故友。

 

方姐方逸華昨日突然離世,噩耗傳來,如晴天霹靂,令我和孫穎既震驚又悲痛。

多年來,每年九月都舉行一次邵逸夫科學獎頒獎晚會。邵先生在世時和他離世後,每次我和孫穎都應邀出席,都會看到方姐親力親為,細緻周到組織安排,忙前忙後,心細過人。她每次都親自走到全場每一席桌,看望每位來賓,一一握手寒暄,從不遺漏一人。席桌上擺放的各種小飾物,都是她親自去商店一件件選購回來的。有一次方姐到我家吃飯,看到我家餐桌上擺着幾件精美小玻璃飾物,問我和孫穎在哪裏買的?我們告訴她是在深圳買的,她便親自去深圳買來,放到邵逸夫頒獎晚會的席桌上。今年九月二十六日的頒獎晚會,我和孫穎及全場來賓都未見到方姐,這是歷屆該晚會前所未有的;我問歷任該活動主席楊振寧教授暨夫人翁帆,才知方姐只到場了五分鐘,見了主禮的林鄭月娥女士一面就回去了,足見那時她已身體不佳。

回想起一九九〇年一天晚上,方姐未事先約定,突然一人來到剛從中國內地到香港定居才幾個月的我的香港住所。那時,中國內地的改革開放尚處初期階段,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中國內地人都還較貧困,我剛從內地來港,才一切從零開始創業。方姐見我住在一處很舊樓宇的不大居室內,感嘆地對我說:「一位這樣大的藝術家,怎麼會住在這樣的房子裏!要不要我告訴邵先生,幫幫你?」我說:「謝謝方姐,我不需要你和邵先生的經濟幫助,你們幫助的人已經夠多了。我只需要你們的精神鼓勵,今天你來看我,就是對我的精神鼓勵。我一定會靠自己創業在香港起來的。」方姐說:「我很欣賞你這種靠自己努力拚搏的精神。當初邵先生就是從底層靠自己奮鬥起家的。其實,我也是最初在底層唱歌起來的,靠自己奮鬥起來才最可貴。」

之後,方姐常請我到清水灣她的住所參加各種聚會,我在那裏彈琴,也聽她唱歌,有時還為她鋼琴伴奏。她唱英文通俗歌曲,是我生平聽過的所有華人唱英文通俗歌曲中唱得最好的,她是位非常出眾的音樂藝術人才。後來,方姐看我在香港創業成功,對我說,她非常高興。我切身感到,她是位願意看到別人好的心地良善的人。

多年來,方姐不知多少次請我和孫穎吃飯,邵逸夫先生在世時有時也同在。我注意到,方姐點菜從不講外表排場,通常都是點些普通可口小菜,不專點那些只為撐場面的豪華貴菜。她為人實在,請客吃飯也實在。她還有個習慣,將沒吃完而乾淨的吃剩之菜打包帶回。我和孫穎同不少西方國家有錢或有身份的人在餐館進餐,他們多有打包剩菜的習慣。這並非孤寒,而是一種不浮華、不浪費的美德。須知,有錢而欠修養的人常喜浮華,有錢又有修養的人則多很樸實。

方姐平時多自己接聽手機,出門不帶一羣隨從保鑣。我和孫穎請她吃飯,通常只有她妹妹一人陪她前來,她衣著也一向隨意,總之,從不擺威、顯闊、浮誇、炫耀。而邵逸夫先生和方姐生前為國家、香港,為大眾、平民百姓捐出過的近天文數字的錢款,和為文化、教育、科學、公益事業做出的貢獻,已是舉世公認、盡人皆知。這種作風、品德和精神,正是香港、中國和人類社會所應發揚的。

邵爵士和方姐都已離去,而他們的奉獻和善行,會被世人永記與懷念。

 

劉詩昆哀書

 

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

 

開電筒查帳單數目分明 投資電影剪片室數臨記

方逸華在邵氏初期負責物資採購和財務管理,當時人人都知她是邵老闆的親信,由於把關甚嚴,凡涉及錢銀大家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,她生前經常強調自己的作風是「應使則使」。對於方小姐的節儉聲名,她的愛將陳志雲就認為只是大家不熟悉方小姐,方小姐平時很愛請客,如果有人和她爭埋單會很生氣,不過每次埋單她都會細心查看每一條數,如果有餐飲而餐廳又另外收飲品費的話,絕對逃不過她的法眼,方小姐查單數目分明,但打賞小費時絕不手軟,一千幾百遠遠超出一杯飲品的價錢。

據知方小姐平日不愛飲酒,卻愛請朋友到有歌手駐唱的酒吧聊天,大家飲酒她就喝熱茶,由於餐廳燈光昏暗,埋單時她會細心地手持電筒逐條數對清楚,可見她的認真和細緻。也有朋友試過邀請方小姐吃飯,食肆給她留了桌子,但她堅持排隊等位,絕不行使名人的「特權」。

推出紀念品絕不孤寒

曾任職無綫企業傳訊部副總監的曾醒明則指,方小姐並非凡事都節儉,她非常緊張電視劇的紀念品,絕不會為了省錢而推出差劣的東西。「劇集《胭脂水粉》(〇五年)播映時,一如過往,會做一些紀念品來派予觀眾,當時我按預算做了一批小鏡子,可以放入化妝袋的,開會時,方小姐指為何品質不做好一點,因她覺得紀念品是代表公司形象,花多一點錢品質會好一點,觀眾得到後可以耐用,還在會議上問我,是否沒有預算,沒有錢可以問她取,她會額外批錢,她真的問到我口啞啞,我解釋只是按預算來做,她是明白事理的人,都接受我的解釋。」

方逸華貴為一間有三千多名職員的公司的老闆,除了對高層關心外,對基層的職員也甚為有心,曾醒明說:「有一次星期日,同事在商場內做roadshow宣傳收費電視,我向方小姐介紹活動,告訴她佈景組同事漏夜趕工搭佈景,她得知後,便叫我請他們食飯,還叫我將單據給她,怎料當日是冬至,佈景同事紛紛趕回家做節,幾日後我在公司遇見方小姐,她竟然記得此事,還追問我為何沒有將吃飯單據給她,我便向她解釋因由。」

高志森跟她學管錢

導演高志森初入行擔任電影《檸檬可樂》副導演時,監製正是方小姐,當時有一場在劇院的戲,某天方小姐突然在剪片室召見他,「方小姐問我這場戲請了幾多個臨時演員,我告訴她戲院有二百個座位,我請了五十個臨時演員做觀眾,她按停剪片機叫我數,數來數去只有四十八個,方小姐問我另外兩個去了哪裏,我說沒有留意,她就叫我以後要小心一點,每一個細節都要注意,當時我二十一歲,覺得方小姐很奇怪,連這種小事也要管,後來我自己做出品人,就明白很多錢是省回來而不是賺回來的。」

樂易玲:11.22是特別日子

工作上與方逸華由邵氏到無綫緊密合作多年的樂易玲,當本刊致電給她時,她在電話泣不成聲說:「現只集中工作,我知她非常愛錫我,我都愛錫她……(是否早知她入院?)知道她不舒服……(你有何感受?)真的講不到……」

樂易玲八三年在邵氏做製作,與方逸華認識三十五年,樂小姐九三年婚後淡出娛樂圈,〇三年在方逸華的感召下,加入無綫擔任藝員科助理總監,去年晉升為助理總經理(藝員管理及發展),足見她與方逸華關係非常密切。

記者建議樂易玲用WhatsApp回覆,她透過文字表示:「非常掛念她(方逸華),我們一起三十五年光景,她不只是我的伯樂、我的長輩,猶似我的親人,我從她身上學到好多,她很用心教我、支持我、關心我,我跟着她遊歷過好多地方,她很用功、勤勞,對公司,對社會民生事事關心,待公司同事如自己親人,她常常帶我們去嘗美食、去發掘新的餐廳,她也很關心我的工作,我兩個仔和我先生,她好錫、好錫、好錫老闆邵先生,任何事都以邵先生為先,老闆生前死後都一樣,李寶安(無綫集團行政總裁)說11.22(方逸華離世之日)是好特別的日子,就如方姐做事一就一,二就二,以為我們還有限多時間可以相處……知道她走得好安詳……相信她可與老闆在一起了,但仍然好惦掛她……永遠懷念。」

鄧智偉與方小姐飲醉酒

樂易玲傳給本刊一張照片,相中她與方逸華頭貼頭,是跟音樂人鄧智偉的一次聚會。鄧智偉說他跟方逸華非常投緣,兩人不時飯敘,最令鄧智偉印象深刻,是與方逸華飲醉酒,他說︰「一年前左右,因為她很喜歡吃壽司,又知道我喜歡吃日本菜,我們在日本餐廳喝了不少sake,當晚大家都很放鬆,傾了很多東西。」

曾任職「正視音樂」音樂總監的鄧智偉,〇四年開始為無綫製作不少歌曲,他憶述每星期都跟她開會。「那幾年,她介紹了很多人給我認識。」

一三年鄧智偉離開無綫,也是第一個通知方逸華。他最後一次見方逸華,是三個月前。「那天我們在中環吃飯,當時她說腳有點痛,我沒有細問。」方逸華的逝世,鄧智偉覺得非常突然,「之前都知道她入醫院檢查,其實我每次在香港,也會跟她見面,但近這半年,她有時會說患了感冒,怕會傳染我,其實我都有少少擔心,而且方小姐是一個很有正能量的人,希望別人看到她活力的一面,不好的都不想別人知道。」

曾醒明:細心處理阿Sir喪禮

曾醒明對於前老闆方逸華離世深表惋惜,他說:「年中知道她曾入醫院,不過我沒有去醫院探她。」曾醒明與方逸華共事多年,談及印象深刻的事,他憶述一四年邵逸夫離世時,八十歲的方逸華,處理整件事仍非常能幹。「阿Sir(邵逸夫)離世當日早上我收到消息,便匆匆去醫院,推門便見到方小姐,當時阿Sir的身軀仍放在旁邊,我向阿Sir鞠躬後,才再跟方小姐打招呼,我叫她要堅強,方小姐跟我說:『你有心,你好乖,懂得尊重阿Sir。』設靈當日,方小姐不想被傳媒見到,我便帶她行地庫的通道,現場擺放不少棺材,她都不介意。」

▂▂▂▂▂▂▂▂▂▂▂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相識62年 結婚17年

方逸華是邵逸夫第二任妻子,二人於一九五二年邂逅,當年只有十八歲的方逸華以歌手身份,到新加坡一間夜總會獻唱,動聽歌喉令六叔甚為欣賞,因為音樂結下情緣。

其後,六叔邀請方逸華拍電影,二人年齡相距二十七年,但並無阻溝通,不過當時六叔有髮妻黃美珍。八七年黃美珍在洛杉磯病逝,相隔十年後(即九七年),邵逸夫、方逸華才於美國拉斯維加斯註冊結婚,方逸華得到名分,與六叔結束四十五年愛情長跑,有傳因為當時發生鄧家爭產事件,六叔希望確保方逸華日後的幸福。

〇七年,邵逸夫百歲生日宣布退休,被問到為何不讓子女接手生意,他說:「我的四個孩子,沒有哪一位比方小姐更熟悉我的事業,也沒有人能比她更用心,而且他們與我一樣信任方小姐。」而六叔病逝時,方逸華陪伴在側,有指她一個人在房內哭了兩小時。方逸華與邵逸夫相識六十二年,正式結婚的生活只過了十七年,但兩人的感情卻是細水長流。

由歌手到行政主席

方逸華(Mona Fong),原名李夢蘭,一九三四年生於上海,母親是三十年代歌唱紅星。四十年代末,方逸華改跟母姓,隨母親移居香港,初中畢業後改藝名逸華,在夜總會駐唱,愛好西洋音樂的她擁有一把磁性的低音歌喉,被指與美國女歌手Patti Page相似。

五二年,方逸華在新加坡夜總會唱歌,位置恰巧在「邵氏戲院」樓上,六叔到夜總會聽歌,因此與方逸華邂逅。除了新加坡,方逸華也去過美國、菲律賓等地唱歌。五十年代後期簽約世界五大唱片公司之一百代灌錄唱片。

六十年代尾,方逸華棄歌從影,初期在「邵氏」是電影歌曲的幕後代唱,當中最為人熟悉的是六五年顧媚主演的《小雲雀》,片中方逸華唱出代表作《花月佳期》。方逸華曾接受訪問時表示,因為自己是歌星出身,知道在哪裏訂旗袍,邵氏於是找她幫忙負責服裝,然後慢慢接手道具部,到後來的製片部。在邵氏工作二十年,八八年方逸華加入邵氏子公司無綫電視董事局,〇〇年後逐步參與無綫的日常業務,擔任無綫副主席,〇九年正式成為董事總經理,一〇年接任無綫行政主席。一二年,方逸華向董事局辭職,轉任為非執行董事直至逝世。

 

■ 撰文︰齊森

陳煒 李佳芯 張衛健
人氣 TRENDING
鍾欣潼 李佳芯 張衛健 宋慧喬 Wanna One